老赵厨房 送别 实习生

Davids Gourmet Diary   

ThoughtSpot暑期实习生A期满, 周末将返回波士顿继续某知名院校的硕士学习。 在职的新老司机约定在Chef Zhao Kitchen为迪一践行。这将是我被打趣为美食博主后的第一次加冕之餐,然而我并没预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我本来计划四点过半便出发的,但不曾想到直属老板拖着开会硬是超时了一个多小时, 以致出发时已经颇晚,稍稍的陷入下班的高峰车流。我其实是先去了BestBuy购买了GoPro, 一些啼笑皆非的细节暂且忽略,一切之后我便驱车径直去了帕洛阿图的的老赵厨房。

这是一个体面,休闲的小广场,101号公路下来到Embarcadero便到了。下了大路,看到的拐入口丝毫没 有一点气派的感觉。但驶入的广场区尽是一派争相喧闹的人流和繁华。紧靠着一辆黑色而且性感的梅赛德斯超跑停了车,便径直进到老赵厨房的内堂。

刚已经入包厢,各路英雄群起而相向,对我打趣,我一时难以招架,没有晃过神来发生了什么。找到那空出的位于沈荣和逸君之间的座位,快速坐下,余留脸上的尬笑,但心里赶紧回想:发生了什么?首先很明显的是我稍稍来晚了。大家虽然已经下单,但一菜仍未上来,扯皮了讲,来的算是稍早的。说回来,这想必是大家打趣的主要缘由。 再者, 我向来算是活泼搞怪的一个存在,大家自然也就趁我晚来之势来一波玩笑。这样一来,就更好理解了。

上菜是思量后顷刻间的功夫,传统可滚动的圆桌在这个场合是再适合不过的了。打头阵上桌的是冷菜盘, 三肉一菜的冷盘,量足,色润,不知名的菜纯纯上口,一嚼便知道是下饭的家伙。引起话题的是其中的一种肉,争论的是究竟它是鸡还是鸭, 说出这样的一句我默默的笑了。回到正题,我上来是咬定它是盐水鸭的,因为无论是从嚼劲,肉质,还是盐味,这都跟我在别的地方吃的盐水鸭一摸一样。然而,大家的意见 却认定它是白斩鸡。意识形态的作用就是当你认定一件事后,一百头牛都不能将你拉回。两轮争执,不相上下。最后上菜的小姐给了个公道:这是白斩鸡。硬生生的被打了脸。我对我的味蕾是充满信心的,所以,我也就偷偷认定我先前一定是吃了假的盐水鸭。

开桌不利,吃了败仗,都期待重整旗鼓,扳回余下的。但不曾想我是一连败到了结尾。 我嫩是没认出来的松鼠石斑鱼甜脆相得益彰,肉耐嚼。嚼碎的肉满满吮吸渗入的香汁,一道划入喉咙的满足感无法形容。随后的东坡肉上来就搞了个名堂,整整的一片肉端上来,经由上菜员手动切片再端上滚盘,成色精美。但是猪肉,我不太爱吃,悄悄的掠过。油面筋是另一道好吃的菜。面筋水润,润而不腻;松软易嚼,嚼之有味。 断然又是一个下饭的好手。杂菌牛肉, 上来黑压压的一片直接就打断了我的食欲,直到结账,我也没有对它打过一声招呼。对于腌笃鲜,亦是同样的道理。另一个值得推荐的菜就是鸡毛菜了, 大油大油的菜盘中间上来一碟绿意,无论是点缀意义,还是解油,亦或是味道都是无懈可击的。螃蟹炒年糕是另一道有火候的菜,年糕有浑厚的炒锅感,酱油色与味俱在,特别好吃。蟹腿咬断一边便可将透白的蟹肉抽出来吃了。小龙包的妙处就不用赘述的,总之是吃了一笼还会再想的。

酒酿汤圆最后上来,但算是最传神的一道了。酒酿皮上来就有一种回味感,一口便带回小时候酒酿的时光。酒酿米和蛋花相处的很融洽;蛋花带来蛋花汤的错觉,被酒酿醇厚的酿造感冲淡。汤圆精致柔弱,看着可爱,提齿便可轻易嚼碎。圆子微粘,甜度正好,但芝麻被解放出面皮的瞬间,在也按耐不住便从口腔嚣张的四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