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一锅 SF IPOT

Davids Gourmet Diary   


朋友中老左在一次聚会中盛赞天下一锅,为这一切埋下伏笔。再者,另一朋友来自Belarus,竟然也巧合的知晓天下一锅,说是值得一试。都说无风不起“浪”,想必真的是好吃,才把名声传开来的。于是,周六早上驱车一个小时去吃了顿天下一锅。

店面不算阔气,进门便有人上来招呼,感觉服务挺好。赴约的两个朋友已经摆开阵势:三四盘色泽亮润的肉盘和一盘丸子被支架小桌撑起来已经稳稳的放在主桌靠近走道的一侧,鸳鸯锅已经翻滚。我趁势坐下,三五招呼,没多少闲聊便开始战斗。

辣锅侧没有预期的辣,若是重庆或湖南的朋友,是断然吃不过瘾的。锅温调度开关在桌侧,伸手可及。肉类下锅,碰上开滚的时候,数秒便可食用。酱料在内堂靠近服务台的左侧,三排数十种料与汁任你随意搭配。肉菜本身无味,沾汁才可吃;所以私以为,火锅店严格意义上卖的是酱料。

菜单印在一片硬塑料上,详尽的类别并不能在一次都将他们吃完。熟悉的各式肉,各式菜是都有的,切片也算体面。一个例子:呈上来的一碟肉片若是许久不下锅的话便会沾碟,重点是沾碟后是无法轻易用筷子夹撕下来。菜单中也不乏一些创新:超过半米的手工面条。看起来就赏心悦目。同去的朋友硬是点了两份。

因为是自助,所以是管饱的。另一个贴心的地方是:店内堂右侧有一个迷你水果吧,朋友老左非常欣赏其中的桃子,然而我却对其中的绿色果冻恋恋不忘。

店里服务总体是挺好的,应答到上菜一般五分钟内就可以完成的。装修一般,不过也算现代,没有那种传统中餐馆的陈旧或是历史感,所以也是一个体面的聚餐场所。

不知吃了多长时间,但大家都已经是饱饱的了。席间聊的也算投缘和酣畅。老左去送朋友回去伯克利,我便径直驱车回了山景城。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